当前位置:中国食品网 » 深度观察 » 食事周刊

正文

2013006期 面对“水污染”和“癌症村” 我们该咋办?

发布日期:2013-02-25  来源:中国食品网   浏览次数:9401

最近,山东潍坊被疑有企业往深层地下排污的消息,引发了公众对地下水现状的关注和忧虑。关于地表水污染,知道并关注的人很多,然而对“地下水污染”的概念与现状,了解的人却少之又少,所以,当“水污染”与“癌症村”被媒体“捆绑”着曝光以后,我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与恐慌!

中国食品网讯

2013006期 面对“水污染”和“癌症村” 我们该咋办?

  最近,山东潍坊被疑有企业往深层地下排污的消息,引发了公众对地下水现状的关注和忧虑。关于地表水污染,知道并关注的人很多,然而对“地下水污染”的概念与现状,了解的人却少之又少,所以,当“水污染”与“癌症村”被媒体“捆绑”着曝光以后,我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与恐慌!

  据笔者了解,其实早在2011年,国土资源部就发布了200个城市的地下水质监测情况:“较差——极差”水质比例高达55%,并且与2010年比,有15.2%的监测点水质在变差。

  然而由于各种因素,2011年的那份报告没能引起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也没能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直到山东潍坊地下排污事件被曝光、公益人士制作“中国癌症村地图”网络走红后,地下水污染才真正“摊上了大事儿”,由于爆料的人越来越多,参与调查的媒体越来越多,地下水污染的状况更清晰地浮上了水面。

  不是每一次恐慌都需要辟谣

  笔者从事食品行业资讯工作多年,深谙食品安全方面的真真假假,也熟知某些食品安全事件从发生到结束的“辟谣定律”——的确,在某些时候,公众“恐慌心理”所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事件本身产生的危害。然而,在地下水污染事件中,特别是和“癌症村”的结合来看,公众恐慌的合情,恐慌的在理,恐慌的法理兼具!

  下面笔者要罗列的是权威部门、权威媒体已经证实过的资料和数据,也是一部充满血和泪的辛酸史。看完这些事件和数据,您会觉得:关于水污染的恐慌是必须的!若我们仍无恐慌、依旧“欣欣然”,只能证明我们麻木,只能使“腠理之疾”恶化为“膏肓之病”,然后无药可救,自我走向毁灭!

  所幸,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无论网络上,还是现实中,我们正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关注地下水污染这一事件。

  不要以为网络是最快的,时效性最强的,其实就本次事件而言,地下排污法已经悄行多年。2月12日,公益人士邓飞在微博上发起“地下水污染调查”,“企业污水直排地下”现象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诸多网友痛陈回乡见闻:家乡的水已变质,亲朋和邻里多人得了癌症,一些地方政府漠视企业违法排污。

  不法企业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排地下,确实并非现在才有的事情,早在2010年5月份《半月谈》就刊发了《地下排污:致命威胁悄悄逼近》的报道。记者调查时发现,除了挖渗坑、渗井偷排外,为了躲避查处,有的污染企业竟用高压泵将大量污水直接注入地下,而南方的一些企业甚至将污水排入地下溶洞。

  遗憾的是,两年多过去了,这一现象似乎并未引起政府和公众足够的重视,地下排污似乎也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这不只是让更多民众生活于危险之中,而且还引发了恶性环境污染事件的发生。去年春节期间发生了广西龙江河镉污染事件,肇因就是一家企业将污水直接排入地下溶洞。

  企业地下排污猖獗根在环保监管乏力,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漠视公民生命安全,不作为甚至袒护污染企业。一些企业一方面将污水注入地下,一方面还享受着地方政府的各种扶持,甚至被地方当作明星企业运作上市。

  地下水污染之所以长期被忽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污染绝大多数发生在县域乡村,大中城市几乎对此无感,而受此祸害最深的农民又缺乏话语权。

  然而,地下水污染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不得不从根本上治理、遏制的时候了,再不治理城市也将难有清洁的水源。

  2012年,是中国城市向空气污染“宣战”的一年,PM2.5数据开始公布,各种治理方案陆续出台。在新的一年,大家在继续关注城市空气治污的同时,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也应该将目光投向城市之外的乡村,向地下水污染和那些地下排污的不法企业“宣战”。[pagebreak]

  不是所有地下水都适合饮用

  2009年由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和国土资源部下属的中国地质调查局联合资助的《中国地下水科学的机遇与挑战》一书介绍,在过去几十年内,为满足不断增加的用水需求,中国的地下水开采量以每年25亿立方米的速度递增。

  2010年7月,北京举办的2010国际地下水论坛上,与会专家发出警告:一些地区地下水储存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减少,另外,许多地区地下水还遭到严重污染。

  我国地下水占全国水资源总量的1/3,全国有近70%的人口饮用地下水,因此地下水也是重要的饮用水水源。

  但水体污染正加剧中国的地下水危机,中国地质调查局的相关专家在国际地下水论坛发言中提到,全国有90%的地下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60%污染严重。

  目前最容易受到污染的是浅层的地下水,由于地表水的污染比较普遍,自然造成浅层地下水污染也比较普通。 在北方,地下水的超采比较严重,由于地下水比周边地区明显低,形成漏斗区,在压力作用下,周边的地表水进入这块区域,这使得地下水更容易受到污染,除此之外,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污染了农村的地下水源。

  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揭露和防治淮河流域水污染的民间环保人士霍岱珊说,由于淮河出现各种化学和重金属的污染,淮河两岸不仅出现癌症的高发村,当地村民不孕不育的现象增多,而且后代还有不少畸形儿。这些多是金属和持久性化学物的污染所致,“现在污染关乎的已不是我们下一代人强壮不强壮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保住下一代的问题。”

  绿色和平组织在2010年3月份对湖南重金属企业污水排放的调查发现,当地毫无顾虑的污水排放触目惊心。如今,这些重金属如铅、镉、锰、砷和氟化物等污染物一旦排放到环境中,不仅污染当地村庄,而且有可能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们的餐桌。

  2005年,环保局对全国56个城市206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的有机污染物监测显示:水源地受到132种有机污染物污染,其中103种属于国内或国外优先控制的污染物。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一主要研究地下水和土壤污染及其修复的专家介绍,据有关部门对118个城市2——7年的连续监测资料,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了严重污染,33%的城市地下水受到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这位要求匿名的专家说:“地表环境污染加剧引发地下水污染,构成对人体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的严重威胁。”

  而污染状况似乎尚未显示出好转的趋势,据2006年163个城市的地下水水质监测资料分析,在开展浅层地下水水质监测的125个城市中,与2005年相比,主要监测点地下水水质呈恶化趋势的城市有21个,主要分布在东北、西北、华东、中南等地区,水质基本稳定的城市有95个,水质呈好转趋势的城市有9个;在开展深层地下水水质监测的75个城市中,与2005年相比,主要监测点地下水水质呈恶化趋势的城市有12个,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水质基本稳定的城市有58个,水质呈好转趋势的城市有5个。

  “根据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公布的信息,目前,我国地下水污染呈现由点到面、由浅到深、由城市到农村的扩展趋势,污染程度日益严重。”上述要求匿名的专家说,城市的水源地也面临污染威胁。

  据笔者了解,目前,由于地下水与地表水分属国土资源部和水利部监管,地表水污染则是环保部门需要处理的问题。[pagebreak]

  不是每一种深排都应遭到唾弃

  2012年1月广西龙江河镉污染事件,肇因是一家企业利用地下溶洞恶意排放高浓度镉污染物的废水;2011年8月媒体曝光云南曲靖有个“癌症村”,肇因是当地一家化工厂非法倾倒工业废料铬渣,导致整个地区的土壤、水循环都被“毒化”。

  如果说由于上述水污染事件的地域性限制,公众当时尚有一种“旁观者”的侥幸感觉,感受不到当地受灾民众所面临的冲击,那么,伴随着此番“高压水井直排污水”的爆料,人人都免不了自危:地表水污染了,一度寄望于深层的地下水,可现在连地下水也难幸免,中国还能向哪里要水?

  中国本身就是一个缺水国家,水资源总量的1/3是地下水,657个城市中有400多个城市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而一组频繁被媒体引用的数据却显示,中国90%的地下水已遭受污染;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严重污染,33%受到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地下水一旦被污染,恢复和治理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30多年前,“联合国水事会议”曾发出警告:“石油危机之后的下一个危机便是水,水将成为一个深刻的社会危机”。那时,专注于“富起来”的中国人无法理解这句话,可在3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前所未有地体会到这一社会危机:除了环保公益人士之外,媒体、知识分子、有良知的企业家乃至底层民众均通过各种渠道呼吁“水的安全”,否则“富起来”之后的“负生活”又有何意义?

  难处在于,呼吁虽然会形成一时的舆论压力,但却无法等同于长效的治理机制:等风头过后,企业为了减少成本还会违规排放废液,地方政府为了GDP增长还会对“污染大户”(也是纳税大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环保机构也依旧在污染事件演变成为公共事件后才进行事后排查,而地下偷排的隐蔽性更是加剧了监督难度。

  从这一国情出发,所谓“长效的治理机制”应该包括但不限于:一是治污用重典,违规排污当入罪;二是环保、国土、水利、公安等各机构通力协作,像重视贪污举报一样重视民众的污染举报线索(网络、电话、信件举报),有报必严查;三是尽快完成“十二五”规划里对地下水资源的摸底调查,拿出全国“地下水污染状况综合评估”,为科学防治提供依据;四是学习欧美国家治理水污染的经验,矫正自私、随意的“地下偷排”,引入成熟、规范的“深井灌注(Deep Well Injection)”技术(该技术在美国已有50多年历史,被美国环保署认为是处理工业废水最好的选择之一),为我所用。[pagebreak]

  不是每一次危机都可技术修复

  目前我国地下水污染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一是由于地下淡水的过量开采,造成沿海地区海咸水入侵和倒灌。二是工业“三废”,化工、冶炼等工业生产形成的废水、废气、废渣等不经处理直接排放,随降雨及地表径流进入水循环,对地下水造成污染。三是农业污染,土壤中剩余农药、化肥、动植物遗体的分解以及不合理的污水灌溉等污染地下水。四是城市生活污染,生活垃圾随着日晒雨淋及地表径流的冲洗,其溶出物渗入地下,污染地下水。多种污染来源,致使我国地下水污染物成分复杂,修复难度大。

  由于地下水的修复技术极其复杂,我国地下水修复处理的技术能力相当薄弱。目前地下水处理在防、治两方面都亟需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适用治理技术及管理经验,这为水处理业务产业提供了新的成长空间。

  随着我国城市化、工业化进程加快,我国地下水水源水质达标状况堪忧,天然背景偏高、农田径流和农村生活污染等原因导致地下水型水源水质达标水平较低。根据《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要求,相关部门将制定地下水污染防治技术规范和指南,逐步建立先进实用技术目录,积极培育相关产业发展,地下水处理的相关产业将成为环保产业一个新的增长点。

  不同地区的地下水水质不同,在实际工程中应对当地地下水水质进行测试,对不符合标准的地下水要进行相应的处理。

  我国目前在地下水污染调查及地下水污染物迁移转化模式方面做了不少基础性工作,但在具体的地下水污染治理技术方面做的工作却不多,与欧美国家系统的地下水污染治理技术相差很远。目前地下水污染治理技术主要有:物理处理法、水动力控制法、抽出处理法和原位处理法。

  物理法包括屏蔽法和被动收集法两个方向。屏蔽法是在地下建立各种物理屏障,将受污染水体圈闭起来,以防止污染物进一步扩散蔓延,是用于地下水污染治理初期的临时性控制方法。常用的有灰浆帷幕法、泥浆阻水墙、振动桩阻水墙、膜和合成材料帷幕圈闭法等。被动收集法,是在地下水流的下游挖一条足够深的沟道,在沟内布置收集系统,将水面漂浮的污染物质收集起来,或将所有受污染地下水收集起来以便处理的一种方法。被动收集法一般在处理轻质污染物(如油类等)时比较有效,它在美国治理地下水油污染时得到过广泛的应用。

  水动力控制法是利用井群系统,通过抽水或向含水层注水,人为地改变地下水的水力梯度,将受污染水体与清洁水体分隔开来,主要包括上游分水岭法和下游分水岭法两种方法。

  抽出处理法是将受污染地下水抽出后进行处理,方法与地表水的处理相同,是目前普遍应用的一种方法。受污染地下水的抽出处理,井群系统的建立是关键,井群系统要能控制整个受污染水体的流动。处理后地下水直接使用或用于回灌。根据污染物类型和处理费用目前的处理大致分为物理法、化学法和生物法三类。

  原位处理法,以其处理费用相对节省、减少地表处理设施、最大程度地减少污染物的暴露、减少对环境的扰动等优点,成为地下水污染治理技术研究的热点。原位处理技术包括物理化学处理法及生物处理法,目前常用的是自然衰减法(MNA)和渗透性反应法(PRB)。

  然而笔者认为,无论修复技术多么成熟,多么先进,也只是解一时之急,不能达到治标也治本的效果。甚至有专家直言道,地下水污染隐蔽难以监测,人类还没有找到一个十分有效的治理地下水污染的技术。

  地下水形势已非常严峻,不能不引发公众对饮水安全的担忧,尤其在一些地区,地下水污染已危及公共用水安全。毋庸讳言,接连不断的地下水污染事件已给公众的健康带来了损害,也损害了政府部门的公信。

  在这种情况下,向地下水污染宣战已刻不容缓,相关监管部门更应出真拳、重拳,力争把污染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当然,在治理污染过程中,能有先进的监测仪器和技术,是最好不过了,这样有助于提高治污效率。不过笔者以为,仪器和技术再先进,也只能起辅助性作用,要取得治污全胜,关键得靠从严执法,毕竟仪器和技术也是靠人来操纵的。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中国食品网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中国食品网”。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中国食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友情链接

电话: 0371-86563572  邮箱:kf@zhuoqi365.com  版权所有:河南卓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豫ICP备090391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