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网微信账号
微信扫描,添加关注
展开
地方门户:
当前位置: 中国食品网 中国食品网食品资讯中国食品网综合资讯>> 国内资讯中国食品网洋食品安全:卡乐比麦片只是冰山一角?

 

洋食品安全:卡乐比麦片只是冰山一角?

发布日期:2017-03-2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2512
“国内盲目信任进口食品,而电商渠道的销售每年都在井喷式增长,这一监管盲区的风险极高。”难题始于多部门博弈。

  中国食品网讯“国内盲目信任进口食品,而电商渠道的销售每年都在井喷式增长,这一监管盲区的风险极高。”难题始于多部门博弈。

  “进口辐射地区产的食品只是隐患之一,(电商平台)还有说不清的假货和伪劣产品。”2017年3月16日,西部一省级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宁华在看完央视“3·15”晚会之后,对南方周末记者感叹,“要严格管理的是那些打着电商旗号,大批量进口违禁高风险食品或者假货的商家。”

  2017年央视“3·15”晚会上,卡乐比麦片等食品被指部分产自日本核污染地区,名列禁止进口名单。随后引发舆论热潮,国内各大电商平台火速发布公告,立即下架相关产品。

  “一键下架”彰显的高效自查背后,亦引发舆论对跨境食品监管的担忧:卡乐比麦片问题或只是冰山一角。

  “我国跨境电商食品安全监管在海外直邮、保税区环节,以及进入国内市场后线上环节都存在一定监管漏洞,特别是保税区内的进口食品安全工作仍然存在一定问题。”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刘鹏说。

  “国内盲目信任进口食品”

  宁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在海关工作的一名同行朋友曾参观过东南亚正规注册市场上的现场注册考核,看到的场景堪比国内经常被曝光的小作坊,食品存在很高的安全隐患。而东南亚进口食品每年大量销往国内。

  跨境食品早已问题频频。

  2014年9月,质检总局公布中粮我买网从英国进口的数种红茶产品稀土元素超标;2016年8月,1号店售卖日本违规进口食品,被消费者投诉;同年12月,北京海淀区法院发布消息:国家质检总局2014年曾下令销毁一批德国原装进口奶粉,而一年后竟有消费者在京东买到了北京某贸易公司销售的这批产品。

  上述涉事的卡乐比麦片,实际上在央视“3·15”晚会曝光前近一个月,深圳市场稽查局就已查获了深圳有棵树公司在天津保税区仓库里的近两万袋卡乐比麦片。

  2017年3月15日,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李元平在接受《消费主张》采访时给出了一个数据:2016年对跨境电商食品、化妆品总共风险监测26273批,这其中检出不合格有1210批,不合格率是4.6%,比正常贸易渠道高5倍多。

  “国内盲目信任进口食品,而电商渠道的销售每年都在井喷式增长,这一监管盲区的风险极高。”宁华担忧,电商平台会成为食品安全新的风险集聚地。

  习惯于网购的消费者不难发现,近年来,“海淘”“海外直采”“全球直供”都成了各大电商新的竞争法宝。

  从2013年以来,我国跨境电子商务交易规模每年增长都超过三分之一,2015年上半年,这一领域规模达2万亿元,已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7.3%。跨境电商平台企业超过5000家,境内通过各类平台开展跨境电子商务的企业超过20万家。

  据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介绍,国内消费者通过跨境电商从境外购买的进口食品,主要有直邮进口模式和网购保税进口两种模式。目前各大主要电商平台采用的是后者。

  和所有的新兴行业一样,比起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配套监管政策仍在摸索。

  多方共管,管理难控

  宁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般来说,进口食品从国外进入国内,主要有三种途径:

  一是作为进口货物进口到国内,需要通过报检和报关两个步骤,国家质检总局下属的检验检疫局(也称“国检”)负责食品等物品的检验,对于允许进口的食品会出具一张“通关单”,海关凭国检出具的通关单验放。

  二是海淘,如朋友代购等,一般来说国检只做检疫,不做检验,也就是不用通关单。

  三是跨境电商。

  据了解,质检部门大多希望“跨境食品按照货物监管,需要全部检验”。第一二类都好管理,但跨境电商是近年来出现的新业态,问题也就出在这一环节是否要检验上。

  宁华解释,对于跨境电商的监管,一直存在不同看法。海关和国检希望严格管理,因为进出口食品安全由质检部门负责,出事则难辞其咎。商务、地方政府、消费者希望简化程序甚至免检。“国检环节最影响电商时效性,核心在于时间成本,经济成本不是重点。”

  于是,从2016年4月我国开始对跨境电商实施税收新政起,政策就在不断调整。

  先是加严。2016年4月,海关总署宣布将采取“清单管理”,将跨境电商监管方式由负面清单调整为正面清单。不在清单中的货品将不能通过保税仓跨境进口;即使那些正面清单上的货品,也需要履行与一般贸易一样的检验检疫手续——此前,国家对跨境电商进口商品的种类并无任何限制。有消费者下单,保税仓就能出货。

  这迅速引发了消费者、代购及电商平台的反对,认定今后电商的物品不仅要加价而且会延时。“管理是让它更安全,不是让它更麻烦。”一直关注跨境电商的杭州瑞欧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白利强说。

  随后又出现松动。质检总局在关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通关单政策的说明中提到,为提高效率,在通关单管理上采取了相应的便利措施。

  “质检总局很无奈,职责是必须要检验检疫,确保食品安全。”一位接近质检总局的人士说。

  但质检部门的“便利措施”并不能赢得其他几方的认可。“如果需要通关单的话,跨境电商的优势就没有了,跨境电商也要死一片。”有分析认为,检验检疫的时间将大大削弱跨境电商的商业优势。

  很快,同年5月,财政部提出实施为期一年的新政监管过渡期,力主“放开”监管。过渡期内,即到2017年5月11日前,对上海、杭州等10个试点城市暂不执行正面清单中关于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医疗器械、特殊食品(包括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的首次进口许可证、注册或备案要求;对所有地区的直购模式也暂不执行上述商品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这就意味着,这十个城市的相关跨境商品都不用经过质检部门的检验。

  “一个从来没有进过中国的婴配奶粉,如果按照商品性质管理,需要送检、核查标签、现场查验等流程,闪电一般处理也需要7个工作日。而现在的跨境,只需要申报个人自用,过一道分拣就能开始派送。”在宁华看来,跨境电商的食品是如此简单就能进入到国内。

  “政策(新政)出台之后,执行时间是立刻执行,但对监管部门来说,很难在一两个月内迅速到位。”赵萍能理解过渡期的设置,在她看来,对于跨境电商这样的新型业态,如何采取合适的监管方式也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因此把这个政策推迟一年,就是为了使监管的手段能进一步落实,并且希望探索出适应跨境电商发展的监管模式。

  “宁波、青岛、上海、深圳这几个城市相对放心,但内陆城市风险监管意识比较差,漏网之鱼很多。”宁华说,十个进口跨境试点城市各自政策不同,管理尺度也不同。

  但2016年11月,过渡期进一步延长至2017年底。

  “博弈时间越长,伤害越大”

  难题始于多部门博弈。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至少有11个部委参与跨境电商食品的监管,包括国家质检总局、海关总署、商务部、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等。

  在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系教授周清杰看来,这和我国目前的监管体制有关,“电商的经营受到工商部门监管,进口食品的安全归质检部门,但又涉及海关、商务部,而作为食品安全监管最重要机构的食药监部门,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多少有些尴尬。”

  新政颁布前,质检总局于2015年10月发布了《网购保税模式跨境电子商务进口食品安全监督管理细则(征集意见稿)》。“但不知何故至今尚未正式实施,导致现在保税区的进口食品安全监管工作仍然缺乏依据。”刘鹏不解。

  “质检内部对于跨境商品的监管一直摇摆不定,和其他部委也分歧较大,所以至今对这种渠道的进口食品都是各地自己管。如果明确做直购,全部小包裹按自用数量购买的个人消费者,国家放开其实没太大问题,但监管手段要升级更新,严防类似水客的行为。”宁华说。她猜测今后迫于企业和地方经济的压力,监管会进一步放松。

  南方周末记者从质检总局内部也得到类似的信息,而在过渡期之后,该如何监管,仍在研究。

  2017年3月14日,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答记者问中针对“海淘”产品监管表示,目前对跨境电商的监管仍在过渡期,质检总局工作主要放在风险监测上,并实时发布警告给消费者提示。同时他表示,过渡期结束后如何监管仍在调研,如果纳入货物管理,质检总局就要从准入到注册、许可等进行全链条监管。

  不过,3天之后,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过渡期后监管总体安排发表谈话。发言人指出,为促进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平稳健康发展,经国务院批准,现阶段,保持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模式总体稳定,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暂按照个人物品监管。

  “注意商务部发言人的措辞, 国务院同意 ,我相信是有一个基本定调的。有这个基本定调,大家会围绕这个定调进行措施的细化和规范,把大家关心的东西做些特殊说明。有人表态是好的,没人表态的话,这几个部委更没办法做协调。”白利强说,“过渡期政策还是几个部委之间的博弈。”

  “还有啥监管啊?商务部都说了按照个人自用物品监管。”国家质检总局一名副处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按照个人自用物品意味着只检疫不检验,风险消费者个人承担。

  但质疑者认为,跨境电商把国外的食品引到中国市场,食品作为一种特殊商品,其安全涉及国家的生物安全和消费者安全,因此部分食品在进境时需要提供检疫审批、检疫证书、许可证等。

  刘鹏也指出,很多新食品或尚无安全标准的进口食品无法获得前置审批材料;产品只符合生产国标准,不一定符合我国标准,检验检疫机构难以把关;产品质量安全责任主体不明确,国外企业与跨境电商企业责任之间难以界定;保税备货模式容易规避食药监、卫计委和检验检疫部门的监管措施;检验检疫部门尚未建成与跨境电商平台无缝对接的信息化系统,对跨境电商进口商品的基本情况无法掌握。

  他建议,对于跨境电商食品的经营及监管内容,相关部委都应当明确具体操作细则,强化监管合作,由地方政府牵头,建立起由试点园区、电商平台、行业协会以及各个监管部门共同参与的联席机制,努力探索出一套新型的智慧监管机制。

  “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定下一个方案,拿出明确的政策。各方博弈的时间越长,对这个行业的伤害越大。”宁华说。



    
0条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中国食品网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中国食品网”。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中国食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招租
五粮液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电话:0371-86563572 邮箱:kf@zhuoqi365.com 版权所有:河南卓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豫ICP备09039160号  CopyRight @2011-2015   www.chinafood365.com